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農業新聞 » 國內動態 » 正文

撐起機手安全“保護傘”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6-01  來源:農民日報  瀏覽次數:81626
內容摘要:目前正是三夏農機作業高峰。5月24日,在河南省南陽市西峽縣回車鎮紅石橋村,一輛來自陜西的跨區作業收割機翻入洼地麥田中,造成收

 

目前正是“三夏”農機作業高峰。5月24日,在河南省南陽市西峽縣回車鎮紅石橋村,一輛來自陜西的跨區作業收割機翻入洼地麥田中,造成收割機受損,駕駛員和輔助作業人員受傷。圖為陜西省農機安全協會查勘定損人員韓喆光(左一)正在處理事故。

“十年辛苦奔小康,一場事故全泡湯。”這句順口溜形象地說明了農機事故對機手和家庭的災難性影響。隨著農機購置補貼政策的實施,極大地釋放了廣大農民的購機熱情,我國農戶農機具擁有量快速上升,以拖拉機為例,1978年全國拖拉機擁有量約400萬臺,2008年已超過1500萬臺,這還不包括數量龐大的農田作業機具。農機化水平的提高,在促進農業生產條件改善的同時,農機手作業時意外傷害風險、財產損失風險、田間作業時對第三方人身財產造成損害的風險等也逐漸增加。

機手亟需一種專門為自己量身打造的農機保險!

2009年,陜西省農機監理總站成立農機安全協會,在全國率先啟動農機互助保險試點。如今經過10多年的實踐和探索,陜西省農機互助保險累計發展互助會員24萬多名,服務區域跨越川、鄂、豫、陜、晉、冀、甘、寧等18個省區,受理農民報案1.7萬多件,支付補償金4700多萬元,為全省參與農機互助保險的機手撐起了一方“保護傘”。

把一家一戶的風險變為共濟共擔,讓所有保險參與者成為利益共同體

談起農機互助保險設立的初衷,陜西省農機監理站原站長行學敏認為:“農機互助保險作為一項新生事物,從根本上來說是解放思想、改革創新的產物。”

行學敏告訴記者,隨著農機大量增加,農機事故頻發,而機手往往是家里的主勞力,農機作業是家里的主要收入來源,一旦出現事故,對農機戶的影響尤其巨大。當時,他們調查發現,一臺收割機參加跨區作業一年可收入5~6萬元,一臺20~30馬力拖拉機跑運輸可年收入2~3萬元,由于出了農機事故往往沒人管,都是自己損失自己賠,別人損失也得自己賠,很容易造成農機手及家庭因事故返貧和致貧。同時,按2004年5月1日頒布實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拖拉機必須參加交強險,農機監理部門才能為其掛牌、辦證、年檢,由于交強險連年虧損,商業保險公司從開始的搶著辦到后來互相推,導致很多農機無法辦理交強險,農機監理部門因此不能辦理相關手續,無保、無牌、無證、無照的“四無”農機大量存在,農民有事故不報案,事故數據難統計,給農機安全管理工作帶來很大困難。

一方面保險公司不愿保,另一方面農民又嫌保費高繳不起。面對農機手迫切的保險需求,經陜西省農業廳批準,省民政廳登記注冊,省保監局認可,2009年2月17日,依托省農機監理站,陜西省農機安全協會正式成立,為農機專業合作社和農機手提供農機互助保險服務,農機戶或農機手繳納安全互助會費,即成為協會會員,把一家一戶承擔的風險變為大家共濟共擔,讓所有保險參與者成為利益共同體。由此,陜西省農機監理站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省級農機監理機構。

從誕生的第一天起,作為非營利性的互助保險組織,陜西省農機安全協會利用監理系統的資源,在各市設立辦事處或中心會員服務站,在縣級設立會員服務站,由省協會授權經辦互助保險業務。會員發生事故后,借助農機監理系統完善的基層組織體系和專業的技術力量,能夠及時組織救援、查勘定損,合理確定補償數額,既大大減少了展業、定損的成本,也維護了農民利益,增強了互助保險的公信力。

同時,健全管理制度。協會成立安全互助管委會,管委會對會費實行“集中管理、分戶記賬、統一調配、收支兩條線”的管理體制。行學敏解釋,集中管理是指會員服務站收到的互助會費、贊助費等資金必須全部上交,由省協會集中統一管理。分戶記賬是指各縣會員服務站分別記賬,明確各自盈虧情況。統一調配是指協會負責互助會費的調配使用,統一將工作經費、補償金等劃入市州辦事處、縣會員服務站的賬戶。若某縣發生特大災害,本縣互助會費總資金量不夠補償事故損失時,省協會先劃撥補償資金保證補償,并記錄該縣借款,待該縣互助會費總資金量有結余后歸還調劑資金。收支兩條線是指省協會為會員服務站在當地開設互助會費結算專門賬戶,包括收入專戶和支出專戶兩類,收入專戶用于上交收取的會員會費、贊助費等,支出賬戶用于發放工作經費、補償金等。

既堅持低會費水平、廣覆蓋原則,又根據發展適時增加保險項目,提高保障水平

作為這項試點的發起人和組織者,行學敏介紹:“考慮到農民收入水平低的客觀實際,協會一開始在設計互助保險制度時就堅持低會費水平、廣覆蓋的原則,一方面壓低會費的總體水平,一方面設計了多個互助會費檔次,由農民自己選擇,以吸引他們參與。”

在西安市的陜西省農機安全協會辦公室里,協會副理事長王福利從保險柜里拿出幾張2009年的參保單。記者看到,當時只為農機手提供拖拉機和收割機互助保險,險種也僅有農機機身損失互助險、駕駛人意外傷害互助險兩項服務,其中拖拉機互助保險會費為每臺100~400元,每50元一個檔次,共7個檔次,最高補償限額從1.2萬元到5萬元不等;收割機互助保險會費為每臺300~1000元,分4個檔次,保障金額從6萬元到10萬元不等。王福利隨后又拿出一張2012年的保單,告訴記者,從2011年開始,農機互助險就已覆蓋全部農機,險種也在兩項基礎上增加了第三者身故、醫療和財產險。現在,農機互助保險不僅包括機身損失、駕駛人及輔助作業人員意外傷害、第三者責任三大主險,還納入了玻璃破碎、非事故部件損失、自燃損失等五類附險;不僅保障項目越來越齊全,保障水平也逐年提高,聯合收割機設計綜合保額從最開始的26.2萬元,提升到目前的57.5萬元,第三者身故險從10萬元增加到30萬元。

對此,王福利告訴記者:“不論是增加險種,還是提高保障水平,都離不開省市縣財政的支持。”據了解,從2012年開始,陜西省對參加農機互助保險的農機手,省市縣政府按保費收入的40%給予保費補貼,其中省級財政拿30%,市縣拿10%。2018年,陜西省農機安全協會又承擔了農業農村部“陜西聯合收割機安全互助保險創新試點項目”,這是全國首家獲得中央財政支持的農機互助保險單位。財政補貼資金的支持,使大幅提高駕駛人和第三者意外身故補償限額從愿望變為現實,為農機互助保險提供了強大支撐。

險種和保額上的變化也收獲了更多農機手的認可。武功縣農機安全監理站負責人羅斌統計,2009年全縣長期運營農機約1200臺,參加互助保險的農機有130余臺,僅僅占了總量的10%;而2018年全縣長期運營的農機約1000臺,參加互助保險的農機有700余臺,參保比例近70%。“農機互助保險越來越完善,自然會收獲越來越多農民朋友的認同。”羅斌對記者說。

會員作業到哪里,服務就跟隨到哪里,農機互助保險真正成為農機手的安全“保護傘”

農機互助保險的目的是服務機手,農機互助保險的好壞,農機手的評價無疑最權威。

武功縣長寧鎮田劉村農機手劉逢斌告訴記者,早些時候農機互助保險只有兩種險,而且只能給拖拉機參保。不過現在,農機互助保險的項目就非常豐富了,不但能給拖拉機、收割機、微耕機等各類農機參保,而且險種涵蓋了農具及拖車、玻璃破碎等。“2017年6月,我駕駛收割機在本村收麥子時,玻璃破碎了,對于我這種小事故,縣監理站讓我直接拍照片和視頻發過去,我維修玻璃花了750元,沒幾天就收到了補償的420元。險種越齊全,我們農機手出了事故損失越少,也越能踏實干活。”劉逢斌說。

“今年我剛給自己的收割機買了互助保險,再過些日子就要去跨區作業了,有了保險心里才踏實。”在渭南市臨渭區官道鎮新天村的瑞峰農機專業合作社里,農機手王學龍告訴記者:“我們每年四五月份都會開著農機出發開展跨區作業,前后長達近半年,從南到北,途徑四川、河南、甘肅寧夏、青海等數個省份,時間長、面積廣、跨度大,難免會出些事故,也因此總是擔驚受怕。”他對記者說,買了這個保險,遇到事還真管用!“2016年7月14號,我和妻子在甘肅省武威市跨區作業時,妻子從收割機上摔下,小腿骨折,我把妻子送往醫院的同時,就給互助保險打了電話,雖然我們是在陜西投的農機互助保險,但查勘組來得還真快,不到三個小時他們就駕車到了醫院,看望了我妻子,然后又去查勘了事故現場,最后按輔助作業人員意外傷害險的最高金額補償了我9000元,減輕了我不少負擔!”

從西安到甘肅武威駕車怎么也要十多個小時,查勘組是如何在第一時間趕過去的?看到記者詫異的神色,王福利笑著告訴記者:“‘有險必出,一呼就到’是協會的宗旨。從2011年起,協會每年‘三夏’‘三秋’期間都會組建跨區作業服務隊,會員作業到哪里,我們的服務就會跟隨到哪里。”王福利記得,2015年“三夏”期間,協會派往河南的服務車就有8輛,20天左右處理了170多起事故,最高的一天處理了23起。“當時最緊張時,是在河南南陽,由于下雨,兩天發生了13起事故,其中8起都是農機翻車的大事故,必須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組織群眾施救。我們一個組三個人兩天沒吃過一頓安穩飯,安穩覺更是沒睡過一個。”

擴展服務內容,提高會員的黏性和獲得感,探索讓農機互助保險“叫好又叫座”的有效途徑

上午9點多,在武功縣農機安全監理站,記者看到,300多名農機手拿著保單排起了長長的隊伍,羅斌告訴記者,這些農機手是來領取參加農機互助保險的福利——農機優惠加油卡。據了解,今年陜西省農機安全協會與中石油陜西銷售分公司聯合,在西安、渭南、咸陽、寶雞、榆林等7市為會員發放加油優惠卡,會員憑加油優惠卡在中石油加油站每升柴油可優惠0.6元。僅此一項,預計就將為農機手年節約燃油費1.2億元!

4月9日,陜西省農機安全協會聯合中國農機化協會、湖北省農機安全協會,在武功縣啟動“陜鄂農機手勞動大競賽”,陜西省凡持有合法駕駛操作證件、參加農機安全互助保險的拖拉機和聯合收割機機手均可參賽,獲得前100名的優勝機手均會受到相應的物質獎勵,前10名還會被授予“陜西王牌農機手”稱號。這是協會連續第二年舉辦這一活動。

從成立之日起,陜西省農機安全協會為了提高會員的黏性和獲得感,就下足了功夫。早在2010年,協會就創造性地開展了會員積分權益制。協會財務科科長梁豐林對記者說:“會員的會費每年都會有結余,商業保險往往會把結余作為利潤,而我們把這些結余轉換成積分的形式,返還給會員們。若當年沒有發生農機事故,則會員在下一年再次購買保險的時候,可以減免部分會費。”會員積分權益制還有一個好處,如果會員沒有發生事故,以后的繳費水平會下調,從而激勵會員做好自身安全管理;如果有會員騙保,互助會費結余就會減少,從而影響到所有會員的權益積分,這樣就能促使會員相互監督,防止道德風險發生。梁豐林介紹,到2018年年底,協會已經累計返還會員積分830余萬元。

會員對查勘補償結果有異議怎么辦?協會辦公室主任劉玲玲向記者解釋道:“為了保證公平,協會建立了事故定損補償監督員制度,會員超百名的鄉鎮可設立1~2名定補監督員,這些監督員由選舉產生,并且要滿足參加農機互助保險兩年以上、駕駛技術好、熟悉法律法規、辦事公道、熱心公益等條件。如果有機手對補償不滿意,那么定補監督員會代表其對補償提出異議并有權查閱定損相關材料。”

盡管具有明顯的制度優勢,并且獲得了農機手的廣泛認同,采訪中記者也不時聽到這樣的呼聲,“與農機出事故受損相比,我們更害怕的是傷到人。”涇陽縣鍵濰農機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劉武說,他希望農機互助保險的保額可以進一步提高。渭南市臨渭區田市鎮機手李鐵甲說:“我今年52歲,從1997年開始干農機至今,早已把它當成職業。農機互助保險對我們機手來說是件好事,出了事故有保障。就是希望錢少交,保障高,賠得快。國家多給點保費補貼。”渭南市農機局副局長李宏才說:“農機手是社會的弱勢群體,為國家的糧食生產作出了貢獻,農機作業風險高,需要保險作為后盾,希望國家在政策上給予支持,讓互助保險為機手提供更好的風險保障服務。”

此外,互助保險覆蓋率不高、財政補貼資金申辦難度大等也是制約農機互助保險發展亟待解決的問題。陜西省農機安全協會提供的一組數據顯示,到2018年底,全省參加安全互助的拖拉機不到注冊總量的7%,收割機只占20.9%。顯然,讓農機互助保險“既叫好又叫座”還大有文章可做。

農村網  責任編輯:農村網
 

      溫馨提示:您正在瀏覽的文章是“撐起機手安全“保護傘””
      原載地址:http://www.njacrr.tw/news/20190601/65649.html
      版權聲明:本網站刊載的資訊由網友提供分享,資訊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表示農村網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建議。網友轉載請注明原作者姓名及出處。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請與我們聯系。對于農村網的原創作品,受國家知識產權保護,版權屬于農村網所有。轉載務必注明出處及作者。凡用于商業用途需征得書面同意,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 新聞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參與評論

 
推薦圖文
農業網站建設_農業網站設計_農業網站制作
推薦新聞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幫助中心 | 網站地圖 | 商務合作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工信部信軟〔2015〕440號   農市發[2016]2號   國發〔2015〕40號   農發〔2017〕1號   中央一號文件
 
蓝球预测王破解版